匠心打造康復醫學(xué)工程    聯(lián)系我們

數字醫療,離我們還有多遠
更新時(shí)間:2012-04-26點(diǎn)擊:
手機不僅是一種移動(dòng)的通訊工具,更是一把集攝像、GPS、計算器、手表、鬧鐘……
手機不僅是一種移動(dòng)的通訊工具,更是一把集攝像、GPS、計算器、手表、鬧鐘、錄音等多功能于一體的“萬(wàn)能鑰匙”。如果將這種設備裝配上醫學(xué)能力會(huì )怎樣呢?“可以實(shí)時(shí)顯示個(gè)體所有的生命體征,進(jìn)行實(shí)驗室分析,對個(gè)體基因組進(jìn)行測序,甚至獲取個(gè)體心臟、腹部或尚未出世的胎兒的超聲圖像……”美國心臟病學(xué)家、基因組學(xué)家、加州斯克里普斯轉化科學(xué)研究所的創(chuàng )新藥物研究教授兼主任埃里克·托普在新書(shū)《顛覆醫療,大數據時(shí)代個(gè)人健康革命》(電子工業(yè)出版社)中就言之鑿鑿地肯定“醫療將進(jìn)入數字化、個(gè)性化時(shí)代”。
該書(shū)首先將讀者的注意力集中到智能手機上,作者用輕松詼諧的文字描述了一個(gè)數字、科技與思維相互促進(jìn)轉化的先鋒行業(yè),以及其所走過(guò)的跌宕發(fā)展歷程?;赝麛底只M(jìn)程,是為了幫助大家看清仍“孤立”于數字化革命大潮之外的醫療及個(gè)人健康。的確,醫療產(chǎn)業(yè)至今仍屬信息敏感性行業(yè),醫生和患者僅僅是這個(gè)行業(yè)生態(tài)圈里的兩個(gè)群體。雖說(shuō)所有科技及信息技術(shù)的突破意味著(zhù)更多選擇和更低成本,但在這個(gè)歷史悠久的行業(yè)中,除醫生保守外,制藥公司、藥品零售商、監管部門(mén)、醫療健康保險機構、醫療設備提供商等產(chǎn)業(yè)鏈中的各環(huán)節、各利益相關(guān)群體的運行系統都有頑疾,加上文化倫理、秩序規范等的制約,醫療的數字化革命絕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托普描繪“數字醫療”遠景用了“顛覆”這個(gè)詞。
那么,在以商業(yè)邏輯為基調的醫療生態(tài)系統中,“顛覆”將朝向何方?在該書(shū)大部分的篇幅中,托普通過(guò)生理學(xué)、生物學(xué)、解剖學(xué)等大量隨機對照試驗及專(zhuān)家指導意見(jiàn)所形成的證據和一系列案例分析發(fā)現,無(wú)線(xiàn)傳感器在捕捉數據(如血糖、血壓、睡眠質(zhì)量)后聯(lián)網(wǎng),能夠實(shí)現遠程控制與數據分享。而從成像到打印器官的數字化又使得口袋大小的高分辨率超聲波單元代替聽(tīng)診器成為可能。也就是說(shuō),新技術(shù)使得大腦、心臟、腫瘤等成像皆成為可能。這樣一來(lái),數字化人體就形成了。托普進(jìn)一步指出,數字化人體不僅是指確定個(gè)體基因組中的所有字母(即生命代碼,全基因組測序中存在60億個(gè)字母),還包括擁有遠程持續監控心跳、血壓、呼吸頻率與深度、體溫、血氧濃度、血糖、腦電波等所有生命與生活指征的能力,以及對身體任何部位進(jìn)行成像處理、三維重建并最終實(shí)現打印器官的能力。托普的描繪,特別是他那些獨到的觀(guān)點(diǎn),不僅激發(fā)了一些讀者對數字化人體以及醫療個(gè)性化的濃厚興趣,更重要的是,鼓舞了想成為個(gè)人健康管理數字化消費者的信心。